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15章:归元荒

第15章:归元荒

申博太阳城 | 作者:水小苏| 更新时间:2019-09-02

“一千五百万……看来brent的这位大哥还真是大方,看来你设计的这条项链最后要戴在他太太的脖子上了……”

所以他现在应该又得意又欢欣,因为他曲耀阳就是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把一些本来早就穷途末路的事情换一种方式,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裴淼心的眉眼都是弯的,视线从电视上拉回,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曲耀阳,敛了敛眉,闭了唇,模样都变得比先前黯淡了许多。

“我们也是刚到,曲总。”

……

“家”这个字,只要想起,总会凭的让人温暖。

“你、你回来了……”

天啦!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现在又在跟这男人做些什么?

他说:“那我哥呢?他来了吗?”

“还是先上楼,爸爸带芽芽去看看芽芽的房间吧!”

“嗯?”

他捏住她尖俏的小下巴逼她仰视自己的眼睛,“婉婉,成为我的女人不好吗?就在刚才,你的身体对我并没有多少排斥,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的身体合该就在一起……”

他起身去拿扫帚,“这里我来扫。”

他只是没有想到,预期的开心和快乐没有到来,原来不是她,他的世界便会这么冷清这么空。

芽芽有时候会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她:“那他还不回来?”

她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也似乎就是那一瞬间,她开始明白这几次见到他,那个盛气凌人的男人怎么会动不动就红了眼睛,以及,大多数时候她会想,当他在同芽芽说那番话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

vivian缩手一躲,脸上阴晴不定的,咬牙望着裴淼心的方向。

她抓在他手臂上的小手明明还那么有力,烫热的余温透过菲薄的衬衫丝丝点点地沁入他心脾。这是突然的感受,他的手臂连着他的心,整个都被那热烫得一阵灼疼。想要发怒,想要应和她说的话,可那烫从心间漫开,直入五脏六腑,害他大脑都变得有些空白。

“你……”

易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在那医院里头,她进去了又出来,那么急,那么快,还……似乎伤透了心。

这一下太过突兀,他一只说拽住裴淼心的手臂往自己身后甩,打完了人还要恶狠狠上前再补两脚。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他收回视线,即便不用去翻找,也知道装在包裹里的那张照片会是什么内容。他一向就不太爱拍照,周围的人到也知情识趣,从来没有人敢拿着相机对准过他。

他穿着拖鞋刚刚踏上梯级,曲婉婉突然又叫住他道:“其实,我觉得,聂小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如果真的不喜欢她,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同她结婚啊?”

她想让大哥开心,她也喜欢裴淼心。

曲耀阳的双眼猩红,看着她的模样又矛盾又深情。腰间的摆动却怎么也舍不得停下来,两个人的汗水交织在一起,瞬间迷离了他的眼睛。

该死!

曲耀阳站在原地怒骂一声,赶忙三两步往前去追,可是哪里,还追得到她,才到客栈门口,就听里面焦急的人说,夏芷柔晕倒了。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她恨恨咬牙站在雨里望他,“下流!”

裴母已经带着保姆和两个孩子上了飞机,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身影,裴母重又探了头出来,看着还站在候机厅里的裴淼心。

裴淼心听着就笑了起来,“曲先生,你知道我要多少钱吗?你就给我……”

已经站起身快要走到门口的曲耀阳微微一顿,随即加快脚步向着大门,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再在这里多待。

裴淼心,若说从前自己对她这个儿媳妇还多少抱有些幻想,觉得她可以成为一个理想的儿媳妇,那这么多年以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

苏晓差点急跳起来,“你、你做人怎么能这个样子!你臭不要脸!”

裴淼心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赶忙又换了语气道:“啊嗯……大叔,要不你叫我小乖,或者小乖乖,这些名字都挺好听的,跟我也挺符合的,你随便挑一个,行不行?”

两个人在餐厅里边点了餐,这里环境清幽灯光舒适,周围奢华的装潢和训练得井井有条的服务员都彰显出这里的高档与独特。

两个人就餐的餐桌正好就在这间餐厅的角落,且这里的灯光足够昏暗,环境还算隐蔽,即便是在公众场合下亲密接触,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

曲耀阳不想将此事波及到裴淼心,快步过去拽住聂皖瑜的手臂便往前提。

“我听桂姐说奶奶吃不下别的东西,就还吃得你熬的白粥,若不然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教桂姐,让她熬给奶奶吃,这样也省得你大半夜还要过来。”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他似乎真把挑猪肉当成了活体解剖,戴着手套在那认真研究的当口被她一个拉扯,仰起头来看着她手指的方向正好是一整排的卫生用品。

桂姐蒸了各种味道的粽子出来,非让回家过节的少爷小姐一人吃掉一个才准离开。

可是餐厅里,哪有还有曲三少的身影。

曲耀阳抱了芽芽上车,为她系好安全带后才回身,“定的什么时候的飞机?”

曲耀阳有些怔忪,哽咽出声:“嗯?”

她有过经验,也还记得那男人在她身体里时,是怎样的勇猛和无敌。

裴淼心惊奇,“昨天麻麻不是才买了很多酸奶给你和弟弟吗?”

裴淼心站起身回头,果不其然看见曲母,而她的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缓步走到跟前。

曲婉婉只觉得自己耳边一热,再仰起头时,那男人已经若无其事陪同他母亲消失在宴会厅。

“你好,我是万辉代驾公司的安小柔……是你?”

他当时心里记挂着她,即便曲市长再三强硬的态度,他也坚持着要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任的决心,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去学校找了她,不管是她常待的教室或是常去的书店,他都去找过她了,可她真的一次都再没有出现。

周末曲婉婉是约了朋友骑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