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24章:一目了然

第24章:一目了然

申博太阳城 | 作者:水小苏| 更新时间:2019-09-02

张兰兰惊奇的看着我,宫弦的眼眸中透出一道看不出来喜怒的亮色,那名女子一脸阴沉的看着我。

张兰兰走到了我的面前,轻轻的扯了我的衣服,然后对我说:“梦梦,你还好吧?”

电话拨过去后,“嘟嘟嘟”的声音围绕在房间里。我的心情也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复杂。可能如果真的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可能我的心情里面更多的反而是害怕。

要是给他觉得我会坏了他的好事,指不定找到什么样的办法就将我跟程秀秀给分开了。

随后我又等一近一个小时,都没有等到我想见的人。于是我决定不再等下去了。

“来了。”张兰兰边应着边跑了过来。

“你是……黄拓跋……”张兰兰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扶住了我,也问出了一句,让我不可思议的问题。

大明则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态,嘿嘿的笑了两声道:“兄弟们辛苦啦,辛苦啦,待回去之后我一定请你们去喝美酒泡美人。”

锋利的雕刻的纹路割破了我的手,鲜血直直的就滴了下去,落入了抓住了我的腿的那个鬼怪的口中,当时它的整个眼神都从呆滞变成了欣喜若狂,恨不得我直接就变成它的盘中之物。

张兰兰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刚刚长出来的深黑色的指甲也变白了,特别是她那个青紫色的嘴唇,颜色已经褪掉了不少,我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

如果说张兰兰还没醒过来。那么刚刚扯着我头发的那个东西又是什么玩意儿!我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就朝着之前那个对自己的身体不停的虐待的那个鬼的方向看过去。

厨师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这个小姑娘一点礼貌都不懂,来别人的地方还那么撒泼,你给我闭嘴。”

厨师被这突然的变化给吓了一跳,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就已经进到了那个屠宰场里面……

应该是阿明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突然间就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山谷。所以对于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阿明倒也并没有去深究。

宫一谦软磨硬泡,最终我还是没有选择留下来。因为一方面是不想再给家里找什么麻烦了,另一方面则是也怕半夜碰到宫弦。

“兰兰,张兰兰……”

我想了想,半个小时。似乎也不影响我的什么行程。于是我说:“嗯好的,没有关系。麻烦你了。”

我想要去阻止沈琳,脑海中却映射出她刚刚那个阴沉的眼神。我瞬间就停止了这种荒谬的想法,如果这次要能安全的回去,那么在我的认知中,住在别人家的利弊关系中,弊端又要多加上一条:万一阴沟里翻船,住在别人家里,比真正的附身在货品上面的鬼怪更加的危险。

这个时候,我哪里还顾得去研究他的改变的原因,我的内心早已被张兰兰的不知所踪的担心所充斥着,一想到能够有着宫弦的帮助,就能够找到张兰兰,把她的给解救出来,心里觉得宫弦也没有那么让人气愤了。

“没什么了,但是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虽然说她现在已经离开你老婆的身体了,但是现在还有一点事情需要你们帮忙,第一个事情就是消除差评,我不想要因为这件事情送命,当然你可以等你老婆等等醒过来之后再这么做,第二件事情,我想要让你们帮我一个忙,虽然说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于那个鬼魂来说,确实最难做到的事情。”

我知道其实王鑫他们两个完全可以不帮我,也不帮小慧,他们可以直接把梳子烧掉,或者找个的高人什么的直接把小慧收了,但是他们并没有那么做,反而是相信我这个外行人,如果是个内行的话,可能根本不用附身这样的手段。

于是我拉开房间的门,“进来吧,我的房间不是特别大,你不要嫌弃就好了。”

听到了他的回答,我心中大喜,看来这条差评让他消掉是没有问题了。

“看来我们得去想办法让这头牛走开了。”大陈自言自语,听了他的话,我倒是有些内疚。若不是因为我,他们的行程又何必弄得如此的紧张。

果然,任凭我如何瞪大了眼睛往外看,过道上确实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不但如此,就连刚才将我们惊醒的脚步声这时也没有了。

张兰兰都这么说了,我就当作张兰兰真的需要这方面的历练吧,否则我自己都觉得很对不起她的。

宫弦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别扭的转过头,将粥递在我的面前。对我说:“趁热喝了吧,凉了就不好了。”

然后就像有生命一样,朝着我的方向奔过来。一路奔过来,还一路发出了“叽咕叽咕”的声音。我连忙后退了好几步,对宫弦这样的行为感到不耻。

我越想越觉得心慌慌,特别是身边的宫弦一直沉默着不开口。这种诡异的感觉让我更加觉得喘不过气来。

我连忙探身过去,看到她已经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是生是死。于是我对陆雅说:“我就不跟你去吃饭啦。下午才吃的东西,现在都不是特别饿。逛了一天我也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我在心中默默的回复到,虽然不知道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知道,没有你,我的生活就会变得很好。张兰兰也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旁边,手中拎着一条精致的项链。

看张兰兰这样子,想必她之前对宫一谦的好感瞬间就被这一件事给打了折扣,也能明显的看得出她已经不那么热衷于去救宫一谦了。

我好奇的走去客厅,发现张兰兰一脸凝重的盯着地上的符纸。有一些符纸已经不见了,还有一些符纸被扯的稀稀落落,更是有明显的被火灼烧过的痕迹。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毕竟也是跟医生们约的时间,我们迟到的越久,付的钱就要越多,占用的是人家的休息时间,我也没有办法有什么不乐意的想法。

正当我感觉到奇怪的时候,突然间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喊了一下我的名字:“林梦,过来。”

可是除了中间的一二层,别的地方都没有人住。我来到宫家那么久,更是都没有上去看过。

张飞皱着眉头:“我开始以为是有石头挡着了。就准备随便先停着,明天起来再说。可是我才发现,如果要是就任由那样随意停车,我是无法从车里面下去的。不仅如此,我还在车里面听见了各种咯咯咯的笑声……你说当时那种气氛,都夜深了,谁会不害怕?”

我本来是靠在张兰兰的身上,被他那大噪门一嚎,吓得我全身抖了几抖。

“不远不远的三个小时就可以到了。”三轮车的司机眯着眼睛笑着说。

听完宫一谦跟张兰兰的解说,我拍了拍我胸口,真是命大啊,张兰兰他们这样都能将我给从死神手中给救了出来。要知道当时我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张兰兰没有出现,我觉得我再撑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也就撑不下去了。那还不是被那厉鬼吃下去啊。

丹凤的话音才刚落下,电梯就停了下来。这么短短的时间,应该没有降落几楼吧?电梯门打开后,进来了一个男子。那个男子穿着一身长长的黑色衣服,压低的鸭舌帽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

我看一眼张兰兰。见到张兰兰无所谓的对我耸了耸肩,我也就安心的和前台点了点头。前台眯着眼睛直笑,然后继续对我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不同的房型在每个楼层都有一件,请问您对楼层的要求是?”

我抬头看着那离夜晚越来越近的渐渐西沉的太阳,心中那不安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终是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压着似的。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跟他争论这个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在他还留有耐心给我们的时候赶紧把话给说完,然后我递给了张兰兰一个眼神,示意她赶紧交代。

小钰听懂了我的话,于是故意拖拖拉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边走边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研究衣服啊?我看看,你想买什么衣服。”

我一边假意跟小钰说着话,一边将我跟张兰兰刚刚聊的内容给小钰看。

我与张兰兰也停了下来,大明说得没错,确实是不对劲。

“小妹妹,去到那边又玩什么呢?”大明显然还弄不清楚现状,不停的询问小女孩玩些什么。

我明显的察觉到周围的乘客也都在看着我。我连声说:“没事,没事,我做恶梦了。”

只能看看找个机会找曽小溪下手,这下好了,才大清早的我就已经醒了。总不能在这跟曾大庆大眼瞪小眼的一直到曽小溪放学吧?

此时宫一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林梦,你别跑了,再跑的就追不上你了。”他的声音近得就像是附在我的耳边说的,致使我的手还下意识的伸向了耳边,却是什么也没有。

这时的我,一点儿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不但如此,我还惊异地发现,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了。

又见他手一扬,从屋里就飞出来一张被子。那个小老头轻轻的盖在了陆雅的身上。

夫人好像有点喝多了,竟然趴在桌子上有些昏昏欲睡。华先生的瞳孔黑的深不见底,他走到夫人的旁边,从椅子上把夫人给抱了起来。

“请求兰兰大小姐,满足一下我这个无知而又好学的小朋友。”我故意逗张兰兰,也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我是没有意见。就怕你舍不得你现在的生活呀!”

邻居大妈倒是挺贴心的,为我们做了一桌子乡村美味。

其实我是想住在这一层的,因为这样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方便我们跑出去。可是这样的心理我不敢说给他们听,我怕吓着了他们。

正当我的心狂跳着,有人在我的耳边细细的吐气,这种熟悉的感觉令我心安不少,心中也狂喜。

大妈很是爽快的请我们出去,她说这里不比城里,没有城里的汽车,甚至是三轮车也没有,主要还是加油不方便,所以他们的出行全部都是靠牛车来做为他们的交通工具。

“怎么着魔?”我问。

“我就知道,你这个体质阴气这么重的人跑来这样的小区不出事才有鬼!我下了飞机一看到你的消息我就打车赶过来了!不说那么多了,有空我在跟你细谈。现在我在你给的小区的楼下,你快告诉我怎么进去!”

空姐的为难这是理解的,可是我确实是烦透了那个男人。也就把希望寄托在张兰兰的身上,让她去跟空姐做交涉了。

张兰兰取笑我说:“你这个没志气的,不过是区区几个尸体。”

“张兰兰,你总算是出来了,你累了吧饿不饿?”我关心地询问她。

张兰兰救过我的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它等同于我的再生父母。这点小事我当然不会跟她计较。

回到家里,我一个头两个大。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月也迷迷糊糊的翻了翻身体。我一把抓过旁边的手机,已经快六点了。小月醒过来了,沙哑着喉咙问了一句:“这是哪儿,现在几点了?”

欣欣继续无理取闹,“你瞎说,宝贝说了我可以不用学习就过上好日子,学习那么累,我不想读书!我想玩……”

我一边看着那个小孩子,一边转过头看着张兰兰。我欲哭无泪,喉咙仿佛被人灌了铅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只能颤抖的蠕动着我的嘴唇,祈祷着张兰兰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听到了又怎样?”我懒洋洋的问,根本就没有把宫弦铁青的脸色当做一回事儿。

“你知不知你在说什么?”好像是觉得不可思议一样,宫弦略微有些诧异的说。

我漫不经心的挑眉:“我想跟你说的是,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吧。”

甚至杨美玲都还没有用点心来诱惑张兰兰,张兰兰就已经缴械投降,直接奔去敌方的阵营。跟杨美玲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说道:“是啊是啊,还不乐意了。桌子上的面霜护肤品化妆品多贵呀,你还不好好珍惜,快坐好了。”

我果断就放弃打开看看的念头了。

尽管知道箱子里有东西,可是我就是死活都不肯过去开箱子。虽然我的好奇心是强烈了点,但是我不至于去做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

到底是谁?打搅别人的好梦!知不知道这样是很不道德的事情。而且好吵,头疼的快要炸开了。

我用尽了力气都无法让它挪动分毫。

可是通过我的询问,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除了我一人之外,我的同事他们所遇到的差评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差评。

“小米,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我上班时可是很敬业的,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怎么可以出现这种有了差评而我却不去处理的情况呢。”

宫装女孩此时已经泣流满面。我也开心的看向宫弦,也觉得这样的母爱虽然是做错了,可是母爱是没有错的,任何一个做母亲都是这样护着自己的孩子,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我想如果她能够有选择的能力,也不会选择上这条不归路。

小女孩点点了头,她不再挣扎,而是看向她的母亲,脸上一脸的开心的笑容,道:“妈妈,我们永远都是母女。”

宫弦却直接捏了捏我的脸蛋,小声的在我耳边对我说:“就你是个没眼光的。”

特别是来到了程秀秀给我们安排的客房,跟宫一谦的房间大同小异,或许是出自一个设计师之手吧,让我心里变得不是滋味。

想不到我的动作却让他瞬间的安静了下来。他怔怔地趴在窗户那看着我。

我被此景弄的莫名其妙。就连张兰兰也停止了她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窗户上的那个怪物。

回到宫家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知道了宫一谦能看到鬼这件事情。大部分人也都认为宫一谦是因为被关在牢房里面压抑的精神失常。

“宫弦!”

张兰兰听到了闹铃声,并不需要我叫她,她就自动醒了。

说完,厨师咧着嘴就一直笑。我看着他的笑容,感觉心里发慌。

老板阴沉沉的走过来,给了我一巴掌。“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那是我儿子。怪就怪你自己身上的阴气那么重,我不看上你看上谁。”

如果不是我靠着墙,可能这个时候我已经摔倒在地上了。

太疯狂了,这一切都太疯狂了。我后退了两步,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疯狂的世界。里面一切的人和事情都疯狂到不行。

我背靠着张兰兰,手掌却在暗中一直捏着张兰兰的腿。张兰兰身上盖着毯子,所以我的一举一动都不会被旁边的变态所发现,但是这却也不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张兰兰冷笑一声:“所以现在,你就想要继续上别人吃掉你这个破草,然后让你回忆起那些事情吗?”

这下别说张兰兰看不起他了,我都有些对他嗤之以鼻,怎么会有这么玻璃心的人?还能够活得这么大,且先不论这个草是谁给的?但是总之不是我们店铺里卖出去的,那就是万幸了。不然要我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还要她把差评给我删掉,这简直就太折磨人了。

“你看看吧,这个就是我买到的货品。”黄头发男子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指了指桌面上的一个装饰品。不过由此,我也知道了,男人正是我要等的人。那个写了差评的客户王强。

我猛得一回头,左右看了看,除了那一群正在台上乱舞的人,却没有看到异常的现象,而且就在我扭头去查看的时候,又没有听到那嘀嗒嘀嗒的声音了。

无论我回头多少次,这嘀嗒嘀嗒的声音都会消失,而待我继续前进时,这声音就又响起。

我回头看了看王强,瞧见他正看向我的方向。这就使我不好调头回去,回去以后面该怎么跟他说话,难得要说我走到半道却无尿意了所以又回去了吗?

王先生大气的笑了笑说,“那就再好不过。”张兰兰接过小鬼后小心的放进包里,她又出去接了个电话。

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就在我把张兰兰拉出车外时,刚才还悬挂于悬崖上的汽车就再也不受控制的滑下了山崖,消失于我的视线之中。而我跟张兰兰由于惯性的作用,我与她一起摔到了地板上。

说完,张兰兰一道符纸就从我的耳边直直穿过去、我被张兰兰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大跳,连忙往后一蹦:“这,这这是啥?”

正在我猜测之时,我已经感觉到体内的那种欲望减轻了许多。这让我的心理负担也减轻了许多。

“等等我啊,嗯?在看这么啊。”只顾着想事情,张兰兰竟然又走出去那么一段距离了。走近张兰兰便看见她在紧盯着一块广告牌,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原来是如今小明星啊。

“对,看起来就是个心机婊,哦,不对,根本就是个心机婊,就她那么差的演技怎么可能会火呢。”说完还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这种人啊,你说到底是吐什么呢?要是为了出名就这样的演技也混不长久,要是真心喜欢这个职业......那她怎么也应该好好练习她的演技吧。”张兰兰一面吐槽这之后竟然连口气中的鄙视都毫不掩饰,我看着她那愤世嫉俗的样子胸口一阵沉闷。

不过看到游离魂他们那么高兴的样子,我也替他们开心,也真心的祝福他们能够有一个好的开始。

宫弦这一笑可不得了,女鬼露出了一副更加欣喜的表情。想必是认为宫弦也是想起了两人从前在一起的快乐吧。

说完这句话以后,女鬼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这些香薰的雾气中,无影无踪。

这才没过多久,我已经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我闭上眼睛,去感受周围的一举一动。突然间,传来了一阵猛烈的敲打着棺材盖子的声音。

听到宫弦这么说,我也有些莫名其妙。让我不要用这个戒指,那我要是死了怎么办?“那么多次,要不是因为这个戒指,我早就不能站在这里了。”

张兰兰陷入了沉思当中。可能在回忆她所经历过的案件的共同之处吧!

若是宫弦在就好了,可以向他打听打听,我发现现在我遇到问题,我越来越依赖宫弦,一有事情脑海中冒出来的念头想到的就是他。

我高兴地对张兰兰说:“张兰兰,看来张会长是来帮我们的。”

但是我却发现张兰兰的脸上现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杨先生突然说道:“我家还有几处空房间,你们要是不介意到也可以先在这边住下来,等研究出来究竟是什么问题的时候,你们再离开都可以。”

兴许是我急迫的反应逗乐了杨先生,他眯着眼睛一直笑,然后随手指了旁边的一个房间说道:“你就住我妹妹的房间隔壁吧,她叫杨美玲,身体不是特别好,但是人十分好相处。”

我连连应声,没想到这个顾客这么好说话。我应该很容易就能完成我的任务了。在生死关头,我的惰性全无。大清早七点来钟就睡醒了,等着人发短信。

毕竟一个朋友,家里出了这种事情,老公找上门来了,要找你来解决问题。你光明正大的就去把问题给解决了,那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与此同时客服飞速的撞到了女同事手中的水果刀上……挣扎了几下后他倒地死了,面目狰狞、死不瞑目的看着我……

“不用了,我还要去上班。”我看了看包子,实在没有吃的兴致,冷冷的说。

我再三推脱,说对他没感觉。家人也不听,谁让当家做主的是我那个继母,她就当把我嫁出去为是,省的给家里添麻烦。

他之前一直想和我发生关系,我坚决不同意,说是婚前性行为不好。其实说白了就是不喜欢他,他也一直半推半就的忍了,估计以为我还是个保守的处呢。但现在他要知道我没了清白,估计会气炸了!

随着黑影的飘浮过来。我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他们之间的联系了,只见那个黑影这一回很长时间都没有变回人的模样,更让我心跳加速的却是他伸出了手来,想要推动我们的这个球形的结界。

我惊叫出声,那种感觉太过于真实与恐怖了。虽然后知后觉的发现,其时我跟它还隔着一个结界的隔离带,可是那种直接就跟他对上的感觉致使我的小心脏负荷不起来。那激烈的跳动连我自己都听到了“呯呯呯”的跳动声。

原来如此,看来这是一个被夺舍的身体。只是不知道是谁夺了谁的。

我禁不住开口询问。这个名叫徐浩的人,跟我们要要找的叶拓跋名字相差的也太远了。

仅仅是从名字上面来联系,他们却是一点相同之处也没有。

“果真是好英俊的一个小伙子。”张兰兰看的照片以后,也直夸奖。

“谢谢你了小伙子,你就送我们到这里就行。这是给你的向导费。”

小米提醒我,可以让我节约出许多时间来,让我不会那么的被动,可是我又害怕收到他的短信,他的短信一来也就意味着我的客户当中又有人写了差评了。

进了屋以后,小月早已戒备的样子。

所以,此物灵已经变成了恶灵。必须除去。留不得。

“你有除去的方法吗?”听完对方说完那么多。我且惊且喜。

“那就是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姑娘,她必须随我回到白月山的寺庙里,吃斋念佛一百天。

张兰兰哼了一声:“当然不会满足了。这种孤魂野鬼,连个自控的能力都没有。它们只会越来越贪婪,我怀疑是这个赶尸人之前赶尸体的时候就招惹了一些孤魂野鬼,平时喂些人肉也就能让它们不来捣乱。”

一夜相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