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28章:花枝招展

第28章:花枝招展

申博太阳城 | 作者:水小苏| 更新时间:2019-09-02

“父亲,八皇子倒是没有太急促,但是英亲王府大公子似乎是发现了我们府内的不寻常,态度异常坚决。因自从他们进了府,只见到了我,没有见到您和娘亲以及弟弟。所以,若是再拖延下去,难保不搜查府邸。”崔意芝道。

燕岚多看了谢云澜几眼,凑近谢芳华,小声说,“关心你的人真多,从哥哥走后,就没人关心我了。”

谢芳华点点头,“自然要相信,我能重新活一回,就是运数。”

谢芳华静静地靠在他怀里,除了新婚之夜,这是第一次两个人再度谈心,平静坦然。

吃过早饭,二人一起出了房门,先去了正院。

燕亭坐下身子,凑近他,悄声道,“果然你的眼光不错,这样看起来,这个曾经的小哑吧……”见秦铮眼神骤冷,他立即撤回脑袋改口,“听音,你的听音堪比大家闺秀了。”

除了谢云澜和谢芳华所乘坐的马车外,其余无论是载人,还是装货物的马车,都尽数地毁去了。谢芳华是女眷,自然要坐车,所以,她上了车后,谢云澜、秦钰、秦倾、李沐清等人骑马离开被炸毁的临汾桥,前往临汾镇统兵府。

那人每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到底是被他找到了那个匣子,打开一看之下,满意地拿着走了。也没管她道没有解开。

——

“为什么?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个?”燕岚不解。

谢芳华由侍画和侍墨扶着缓缓起身。

“究其根源,原来是燕亭害的我家华丫头病了这么多年。”忠勇侯恨恨地道,“这笔账,你们父子说,该如何算?”

皇帝和忠勇侯、永康侯、左右相等人也立即向灵雀台外看去。

“风梨”谢云澜对外喊了一声,“送芳华小姐回府”

英亲王多看了谢芳华两眼,笑笑,“皇上别觉得华丫头大病多年,她身子骨虚弱,也当她性子弱。那就错了您想想当年她娘,再想想当年她姑姑谢凤谢氏的女人和女儿可都是口齿爽利不吃亏的。”

若是万一,这就是他们的终止之地了呢?

一时间,霞光照亮了整个机关斗室,刺得郑孝扬的眼睛都疼了,几乎睁不开。

郑孝扬见识了早先二人心意相通时玉指环发生的罕见之事,此时对于谢芳华肯定能摧毁这玄铁囚牢,自然不怀疑,立即上前一

又有人牵了一匹马递给初迟。

谢云澜不看初迟,将马缰绳递给了谢芳华。

她面色一沉,刚要催动功力,在她旁边的谢云澜忽然挥手,顷刻间,一股大力打了回去。

喉结滚动,许久,一碗药终于见了底。

谢芳华闭上了眼睛,心中暗骂,他不是不困吗?不是精神吗?不是还要练剑、下棋吗?怎么转眼就睡了?果然是个疯子!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了,也就是半个月的事儿了。也快了。”

“除了王妃之外,还有几股势力在查暗市,属下发现其中有两股势力来自皇宫。”窗外人说道这里,转头看向谢芳华这边的屋子,似乎有所犹豫。

“公子?”外面人惊讶。

谢芳华闻言也惊讶了,秦铮这是在帮她遮掩?将她的身份划入自己的阵营?不让皇上再针对她?若说她是秦铮隐卫营的人,那么很好解释她以前的空白了。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谢芳华炒菜的手顿了顿,没想到这三人的来头还挺大。

燕亭灰头土脸地出了小厨房,一边走,一边给身上拍灰。

二人来到小厨房,林七从里面跑了出来,“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要下厨啊?”

林七见二人说定,都知道这两人是说一不二的主,连忙回过神跑去喊其他人。

春兰挑开门帘,谢芳华走进了屋。

“这……这怎么可能?她刚过门多久……”刘侧妃不敢置信。

英亲王妃冷着脸打断她,“可有人去左相府报信了?”

英亲王妃回头对刘侧妃道,“既然血止住了,华丫头开了药方,春兰去煎药了,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大少奶奶吧”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这个月最后两天,手里还有月票的,亲爱的们,清零啊,别浪费。么么么么

灯火明亮下,那两只大毒蝎子有巴掌大小,头部紫红,显然身有剧毒。且,这样的毒蝎子,是被人养着的无疑。

不多时,来到一处偌大的药铺门前。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看着秦倾,“你当真要拦我?”

...谢芳华回到落梅居,秦铮和听言已经出府了。

谢芳华低下头,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她早已经学会了收纳,自然没分别。

“对,是这样说的。”郑孝扬连连点头。

他自认为说的很仔细了,可是说完后,秦钰阴沉沉地盯着他,“再没有了?”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不聪明了?我承认,论弯弯绕绕,是没李大人多。”

秦钰彻底愣住了。

侍画侍墨玉灼连忙跟上二人。

秦铮看了一眼吴权,他立即让开门口,“太子殿下正在里面等着呢,可怜了韩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小王妃快进去看看吧。”

“这个问题就出在你手里这根金针上了。”谢芳华道,“因为,金针太细,被武功极高极好的人突然灌注内力刺入的话,韩大人是个不懂武功之人,被这么细如牛毛的金针刺入,可能在他的感觉就是一瞬间后背心疼了那么一小下。疼痛之后,还是能照常做一些事情,那么,关上窗子,再走回床前躺下,完全能做到。”

秦钰闻言看向秦铮,“我丝毫没听到什么动静,因为我住在这里,这座营殿,外面是我的隐卫,守了一圈,足有百人。外围就是五百士兵了。”

“云澜哥哥,你背我进去吧!好不好?”谢芳华没骨头一般地倚在车壁上,软软地道。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二人出了房门,也不敢住去别处房间,谨慎地选择住在了谢芳华房间外的画堂。

秦铮听罢后,忽然对飞雁问,“谢云澜有什么隐情,你可知道?”

秦钰点头,“不错,你我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不至于性命相抵,我还没想过要你命。要你命对我没什么好处。”

小泉子立即跟上秦钰。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您放心,我真的无碍,这次催动我身体里的心血翻涌,只不过是养了这么长时间的伤白费了,但不至于要我的命。”谢芳华道,“也没那么容易要我的命。”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她的医术自然用不到请太医。”英亲王妃道,“可是着实伤着了,她的身子本来就不好。不知道是哪个心狠手辣的,竟然要害她的性命。”

南秦京城从朝到野到市井,都陷入整顿清洗中。

“我敢不按时喝吗喝了,身子很好,没什么不适。”谢芳华摇头。

谢芳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出了内殿。

宫门外,已经备好的马匹护卫,侍画、侍墨已经收拾好了行囊。

实在难得一见!

秦铮当没听见。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谢芳华站稳身子,目光也怔怔地看着谢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秦铮忽然甩了手,踱步进了屋。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你手里的梅花也扔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丢下一句话,抬步进了里

谢芳华看着她手中捧的衣物,层层叠叠一摞,点点头。

“这下面的方盒是王妃命兰妈妈给你选出的两套首饰,也命我一并带来了。”翠荷掀开衣物,露出下面的一个精致的方盒,她轻轻打开,里面珠翠首饰光华宝鉴。

“荥阳郑氏太远了。”大长公主道,“郑孝纯是敏夫人和右相夫人看中的,她们二人眼光毒辣,相中的人自然错不了。我便没细问。”

秦钰也在屋门口止了步,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您陪芳华随右相进去吧。”

右相夫人一直以来是端庄贤淑的,从来没人见过她如此。

来到屋外,秦钰对谢芳华温声询问,“如何”

“以我的医术,恢复十之**,不近看,与以前无二,近看的话,会留下细微的痕迹。”谢芳华道,“伤口确实太深了,几可见骨。”

谢芳华看着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如今是什么情形”谢芳华问。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谢芳华颔首。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正因为这样,所以无力,所以怒。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谢林溪有些焦急,“那怎么办难道芳华妹妹真要进宫待嫁这进去容易,出来呢”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听言连连点头,“怎么办啊小王爷不知道得到了消息没有太子一定没打好主意。”

忠勇侯冷哼一声,“秦铮在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这么些日子,他应该也都变成自己能掌控的了。秦钰若是不想血流成河,应该不会闹得太过分难堪。总不能让秦铮抓住把柄。毕竟名义上,她是入宫待嫁的,可不是嫁去皇宫。秦钰若是连这点儿都分不清,也就不配做未来的皇帝。”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有一些”谢芳华如实以告,“只是就看秦钰的心里是想要这江山,还是想毁这江山了。秦铮的法子,是制衡,但是不能解燃眉之急。”话落,她叹了口气,有些骄傲,却又怅然,“比起秦钰,秦铮毕竟是心软。”

谢芳华点点头,“嗯,想好了。”

谢云澜抬头看她。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英亲王妃被他两句话将气怒打消了,闻得最后一句话“噗嗤”笑了,伸手点点秦铮额头,对几位夫人说道,“你们看看,他帮大哥娶妻子,传出去像什么样子!”

吕氏衰败多年,就需要这样青云直上的一个契机,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抓住,感恩戴德。

“还有吗?”秦铮淡声问。

京中姻亲关系错综复杂,她回京虽然有这些时日,但是一直被秦铮缠得紧,事情纷至杳来,她到没那么多闲暇时间去理清这各中关系。看来接下来几天若是无事儿的话,该找英亲王妃多唠唠这里面的事儿。没有谁再比英亲王妃更懂的了。

秦铮冷笑了一声,“观音庙的妙音还真成真观音了。”

怪不得前世忠勇侯府顷刻间便瓦解,谢氏举族倾覆。南秦皇室布的这一局不可谓不大,不可谓不细密,不可谓不果决。高墙众人推,墙不倒才怪。

李沐清见那二人进屋,帘幕随着他们进入飘飘荡荡,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秦铮复又闭上眼睛,“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谢芳华敏感地察觉到了他情绪变化,她低头,只见自己因为刚刚起得太急,锦被滑落,不着寸缕的身子暴露在帷幔内,外面天色大亮,帷幔内自然看得清清楚楚,遍布吻痕,红红紫紫,她脸顿时烧了起来,一把揪起被子,就要往身上盖。

侍画侍墨见他再没别的吩咐,提着气出了房门。房门关上,二人对看一眼,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感觉如今的秦铮和以前的秦铮对比起来,实在是让人看一眼都心悸。

他选完后,看到一摞衣服地下的肚兜亵衣,眸光暗了暗,选了一套,然后一起拿着谢芳华的衣服进了屏风后,将之搭在了她木桶旁的衣架上,“你穿这件。”

谢芳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起身出了木桶,擦干了水渍,换上了秦铮拿进来的那件衣服。

“可以学。”秦铮道。

她沿着围墙慢慢地触摸着墙上的痕迹走了一遍,最后在墙根下蹲下身,靠着围墙坐了下来。

谢芳华眨了眨眼睛,伸手指着这一面围墙道,“就是有些事情不大理解。”

窗前的帘子落下,室内昏暗,帷幔又重重落下,掩住了一床春情。

“是。”侍画应声,立即向外走去。

谢芳华紧紧地攥住,豆蔻指甲牵连着指尖,细微地颤着。

随着他的高喊声,四周有人准备好一应所用,秦铮和谢芳华各自按着位置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