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热线 第23章:烈火真金

申博热线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2085

    连载(字)

42085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热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烈火真金

申博热线 雨墨初晴 42085 2019-09-02

侍画、侍墨看着她离开,心下发急,但是碍于她的吩咐,又不敢跟去,只能干瞪眼。

谢芳华伸手打他,“你这样还让我怎么哭?”

------题外话------

“老侯爷快请起,今日过年,不在乎这些礼。”皇帝亲自站起身,走离座椅,虚扶忠勇侯一把。

英亲王低呼一声,脚步不由得上前了一步,又猛地顿住。

孙太医脸色不停地变幻,各种神色都交替地出现在他已经布满皱纹的脸上,过了许久,他才缓缓放下手,对上首的皇帝拱了拱手。

忠勇侯腾地站起身,满面怒意,对谢芳华问,“此事当真?为何我从没听说过?”

“爷爷,已经发生了,难道我说了,让您知道了,您杀了燕小侯爷赔我的健康不成?永康侯府只有一个小侯爷,赔不起吧!”谢芳华轻声道。

这时,谢墨含从车内挑开帘幕,看向谢芳华,也愣了一下,“妹妹”

“可还有别人在”谢芳华见是走向灵雀台的方向,点点头询问。

英亲王多看了谢芳华两眼,笑笑,“皇上别觉得华丫头大病多年,她身子骨虚弱,也当她性子弱。那就错了您想想当年她娘,再想想当年她姑姑谢凤谢氏的女人和女儿可都是口齿爽利不吃亏的。”

皇帝眉头皱得更紧了,“朕收到临汾镇统兵李猛和启封城统兵张坤的八百里加急,说有人害四皇子,才炸毁了古桥。与你的说法全然不一样。”

也不敢相信!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云水嘎嘎嘴角,“就算你说得对,但是跟谢家人走,岂不是失了你的初衷?”

“你对她哪里来的相信?”云水气恼质疑,“你忘了我们死的那些人了?”

她看着他,心底有些沉。

刘岸直起身,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疑惑地问,“听说小王妃的两名婢女报案,孙太医被……这是怎么回事儿?”

刘岸等人也齐齐转过头去。

秦铮这个人,他不但毛病多!还偶尔抽疯,依她看,他才是失心疯偶尔发作!

刘侧妃顿时不满,“忠勇侯府的门第是高,甚至揪起根源,连南秦皇室的发源踪迹也不及谢氏,但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到底是个病秧子,娶回来岂不晦气?肩不能提,手不能挑,门第身份好又顶什么用?哪里如左相府的小姐,人家武双全。”

刘侧妃看看天色,已经子夜过了,她有心不想让他奔波再回自己的院子,让他歇在她隔壁的厢房,但是想到虽然私下他喊她娘,但是外人面前也是叫一声侧妃,而是叫王妃母妃。深夜留宿,虽是亲子,但到底不合礼数,传出去对他仕途不好,也就作罢,嘱咐他慢些走。

bsp;里屋的秦铮坐起身,似乎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天色大亮,外面吹了一夜的冷风停了,屋中生了火炉,极其温暖,她坐起身,挑开帘幕看了一眼,这个时辰怕是连早饭的时辰都过了。

燕亭“啊”地叫了一声,捂住眼睛,滚出了老远。

“喂,你们三人小心点儿,可别总是做这副呆样子,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仔细秦铮兄发恼,他的听音被他护得跟宝贝似的,可不是谁都能盯着看错不开眼睛的。

燕亭一噎,顿时不忿,“我何时见个女人就喜欢了?我不是就喜欢那个……”话要出口,扫见谢墨含蹙眉,立即吞了回去。

当年宠冠六宫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的贵妃据说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这个少年长得不如秦铮漂亮,但一双目光倒是如九天清华池里面的净水,分外清澈。她见过皇帝,皇帝可没有这样的眼睛,他大约随了他的母亲。

谢芳华将盐酌量放好,拿着铲子翻炒。

喜顺连连应声,提前跑出了落梅居。

秦浩这回没敢再争执,转身走了出去。

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片刻后,又看了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对英亲王妃道,“娘,这是小产了。”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程铭伸手指着秦铮和谢芳华,“你……你们……”

谢芳华点点头,洗了脸,也脱了外衣,随着他躺在了他身边。

不多时,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

“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拦截刺杀我们,你若是要王法,那么去找他们要去?”秦铮变了陌生至极的音,冷笑一声,拉着谢芳华绕过五人。

金燕见大长公主话语凌厉,只能住了口,看向谢芳华。

“你去做什么?除了捣乱,还是捣乱!”大长公主恼怒地训斥了金燕一句,“你不准去。”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既然这样……”大长公主有些犹豫,“那你小心点儿。”

“大姑姑,我昨晚离开王府时,娘给我配了两百护卫,这些人,我都留给您,和您府中的护卫一起护送您回京。”谢芳华道。

燕岚也凑着耳朵听。

燕岚也说,“是啊,我也担心芳华。”

那人顿时肃然起敬,“小王妃,小的们开路,您既然要去,就跟在我们后面吧。”

------题外话------

“能混到她们四人这个名声地步也不容易。”秦铮坐下身,示意谢芳华倒茶,径自道,“肚子里确实有些糊弄人的东西,就忍了她们吧!”

谢芳华点点头。

她笑着对秦钰道,“这两个孩子虽然有心隐瞒,但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他们毕竟是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若是传出去,因为这个打了他们二人,可就是笑话了。有损皇上英明。皇上若是有什么气,跟我一样,都给秦铮和华丫头攒着。待他们回来后,找他们算账。”

“还是你自己进宫吧,我想起还有很重要的公事没做,我就不去见皇上了。”郑孝扬转头就要走。

秦钰一怔,“我看他这般死去的面相,和卢艺没有不同。怎么会不是虫盅之术?那他是如何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