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热线 第46章:成妖作怪

申博热线

雨墨初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2085

    连载(字)

42085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热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成妖作怪

申博热线 雨墨初晴 42085 2019-09-02

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于是,拼命的压住了怒火,弘治皇帝道:“扶朕起来。”

心里卷起了滔天的怒意。

弘治皇帝的脸,微微一沉。

“你们口口声声说,要讲信用,这些汉狗们却说,他们的皇帝,若是伤了一根毫毛,我们统统都要死,到了现在,你应该明白,汉人所言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什么意思,也应当明白,这汉狗的皇帝,来这大漠,不过是收买人心,哪里有什么真心诚意了吧。到了现在,你们还要为这些汉狗说话吗?不如和我一道,劫持了这狗皇帝,遁入大漠,重整旗鼓,我们成吉思汗的子孙,绝不服输!”

这算功劳吗?

台阶下的宦官们听罢,纷纷预备好了早已烹饪好的羊腿,上了祭坛。

可现在,越来越多的牧人,开始想要体验全新的生活,尤其是某些跟着汉人,发了财的牧人,他们衣锦还乡,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带回了无数的宝货,给所有人发丝绸的衣衫,将茶叶和盐巴,都分给自己的族人,让部族上下,为之感激,而反观这些贵族,人们越来越察觉,原来脱离开了他们,也可以生存,而且……还可以生活的更好。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王守仁道:“恩师自己保重就好。”

方继藩不禁道:“这什么话,看不起为师?”

“怎么样。”方继藩等得急了,看着朱厚照。

天可汗的称号,对于任何天子而言,都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说着,弘治皇帝叹了口气。

说到此处,他两眼泪水汪汪,磕头道:“还请齐国公明鉴。”

弘治皇帝心里说,朕细细想来,你方继藩好大的胆,朕等所佩戴的,乃是小圆墨镜,你方继藩的镜片,为何就这么大,这算不算是坏了礼法?

方继藩眯着眼:“准了,这个事……我会交代,不过先说好,这些少年人,入书院,他们的学费,都是四洋商行出的,对外说,就是委培西山学院,培养出一批海贸的人才,至于如何训练,教授什么知识,我自会处置。”

一方面,他们想要见证一个继铁路股之后新的股票神话。另一方面,又担心,或许……这是铁路股票暴涨之后,故意设下的一个‘骗局’,商人嘛,难免要谨慎,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一切化为乌有。

邓健笑呵呵地道:“老爷,您想想哪,您这样的身份,莫说是空心的,就算是黄铜的链子,谁敢质疑是假的,老爷您就是财神爷,是咱们大明数一数二的巨贾,您跺跺脚,地皮要震三震,您穿戴着个啥,哪怕是一钱不值的玩意,可在您的身上,就是身价百倍。”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懵。

弘治皇帝颔首:“怎么变了一个人似得,如此俗不可耐。”

只见邓健又叹口气道:“还有府上的三个少爷……”

弘治皇帝,更不至于如此为这个而治罪,这……就真的没王法了。弘治皇帝感慨。

这个人,不是什么鸿儒,也不是什么名士,只是一个奴仆。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朱厚照踟蹰道:“当然是儿臣的主意,不过……”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猎人老李上了马,呼喝一声:“冲!”

这里有许多的人骨,显然,这里曾祭献过俘虏。

王文玉激动的不能自己,他将两个宝石收了:“回大明去,这两颗宝石,回到了大明,献给朝廷和天子,这是天大的功劳。”

国富论的熏陶之下,早已有无数人,对于经济之学,还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第一次,商贾们们看着交易中心那一条一柱擎天的阳线,有一种望洋兴叹的感觉。

而一群翰林们,跺着脚,口里呵着白气,瑟瑟发抖的站在翰林院的门口,四处张望,他们的双手,拢在袖子里,扑哧扑哧的吸着鼻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远去的车队。

“少爷……少爷……”王金元匆匆寻到了方继藩,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那个……那个王不仕来了,说要拜谒少爷。”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大气……

“你说没有就没有?”方继藩龇牙咧嘴的看着他,语气透着不悦。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也就是说……

一下子……这值房里,清冷了下来,鸦雀无声。

不只是挂了一个修建铁路的牌子,在这牌子边,还张贴了告示。

“这是一个新东西。”王不仕道:“眼下,我大明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银价,一年不如一年,再加上银票的流通,互通有无,市面上的银子越来越多,因而,不少人手里的银子,也是一年贱过一年。银子不值钱,为了防止往后,这般通货膨胀下去,难免,人们不敢将银子放在手里储存,而是倾向于,将银子尽速的花出去。”

经王不仕一分析。

理发师先是去了刮刀,瓜下了贵人头上的几缕头发。

血水越流越多。

王细作躬身回答道:“这是一群强盗,一群疯子,他们残暴,无礼,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异教徒。不过……他们的舰船,却大多,没有配备足够的火力,他们的火炮,粗制滥造,他们的水兵,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是的,阁下,他们不堪一击,而且……他们的行政体系,宛如一只臃肿的泥足巨人,看似庞大,实则,却只以皇帝为中枢,谁控制了他们的皇帝,谁就可以令他们屈服。”

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

这里头,是三十个西班牙金元,嗯……不少了,至少值几百两银子。

再者,这铁路一修,简直就是利国利民,对于新政的推广,有着更大巨大的好处。

谷大用那些人,成日在太子殿下面前,搬弄是非,说刘瑾在外头的风光。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人就是如此,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闺阁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远离了成日做女红的环境,在西山医学院里,渐渐开始亲力亲为,见有的女医,竟是几个人合力搬动了大箱子下来,宦官们看得瞠目结舌。

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则立即命人,送入宫中。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

刘焱和刘文华二人,自是滔滔大哭,他们知道,自己最后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却不禁失笑。

可这是方继藩……居然觉得没有违和感,方继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不这样的话,反而说明他……变了……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梁储站在班中,嘴巴张的有鸡蛋大。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这已是很委婉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多解剖几次,就成了,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即便将来,有的女医不需手术,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宣讲他神奇的预感。

萧敬道:“就是薨了啊,陛下已经明发了旨意,且一个人,身中三十六刀,岂有不薨之理呢?陛下啊……既然他已薨了,陛下赐其谥号,追封其爵位,本就是按着祖宗之成法行事,并无悖逆之处。”

似乎有点道理啊。

她下意识的把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

这脉搏先是极为紊乱,随着太皇太后的急促呼吸,渐渐的,又开始变得有了节奏……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张皇后有些印象。

说到此处,张皇后起身,却突然朝梁如莹欠了欠身。

朱厚照急的不得了,看着紧闭的宫门,他便要翻墙入宫,谁料这时,宫里的宦官,透着门缝道。

刘文华也是愣了,可愣归愣,心里还是格外的激动。

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这良心,真真是被狗吃了。

张皇后依旧微笑,反而去安慰朱秀荣。

这让他担忧起来,命女医去诊视,可结果,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

“陛下,娘娘好了一些,不过她瞧见那一幅寝殿里仕女图,叫人给撕了。”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弘治皇帝一顿:“朕命你为女御医院医正,你先代劳,将来,若有合适的人选,再免了你这差事。”

内廷女医院成立了。

她们不敢揭开车帘来,因而,只能闷在车厢里。

王金元几乎是忙不迭的跑来,气喘吁吁。

“少爷,您有何吩咐?”

次日实习的时候。

一开始,她们总是手足无措,尤其是紧急的情况,有的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要出来。

方继藩来时,看着这些女子,呼了一口气,那梁如莹更是在妇科里问诊,一个妇人指着自己的腹部,低声说着什么,却见方继藩在身后,吓得面如土色,方继藩便忙是退出去,落荒而逃。

这一下子,许多人炸了。

而一旦,一个不知名的球队,突然被看好,又有朱大寿这样的知名球评员的背书,那么……势必大街小巷,都要热闹起来。

她们都显得很羞涩,用白褂子,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有的女医,甚至觉得委屈,总觉得有碍于男女大妨,好在大夫们本就需要戴着口罩,因而,她们忙将口罩带起,如此,整个人只露出了两只眼睛,战战兢兢,亦步亦趋的跟在方继藩和朱厚照之后。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朱厚照则时不时的回头去看那露出来的一双眼睛,似乎是想要练就凭眼识人的技艺一般。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他抬头,悲从心来。

可新津郡王,忠魂却已归天,想来,定是列于祖先英灵之侧。

方继藩已被宦官牵着,到了自己的位置,弘治皇帝听到方继藩的哭声,心里也如鲠在喉,那祭文冗长,礼官念的又慢,他屏息而立,已是听不清晰祭文的内容了,只是心里浮想联翩,数不尽的哀凉。

“齐国公只是性子暴躁而已,并非十恶不赦,他若非脑疾,想来,不至如此。我瞧他不发病时,还是挺和气的。”

……

正说着,太庙外头,却引发了一阵骚乱。

好在有一个翰林出来,道:“不妨将奏报交我,本官送进去,即可。”

只竟是一下子,不知所措。

于是,忙是擦了擦眼里的老泪,定睛去看。

他觉得李东阳是来添乱的。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弘治皇帝阴沉着脸,一脸怒容的看着刘健和李东阳。

弘治皇帝驻足,仰头,突然道:“继藩,你来。”

卧槽,这不是方继藩的声音吗?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那梁储几乎跺脚:“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

“我也随了呀。”

主祭官张懋,听着祭文时,时不时的忍俊不禁,突然扑哧一笑。

看着朱厚照以及李东阳、谢迁等人。

这时,却见英国公已在堂中了。

张懋道:“圣旨都下来了,能有错?老夫昨日,已见驾了,陛下的意思很明白,新津郡王薨的轰轰烈烈,以身殉国,实为万古楷模,此次,陛下要率百官,亲自祭祀,这祭祀的典礼,老夫来主持,老夫主持了一辈子的祭祀,这一次,却没有怨言,一定要让你的父亲,风风光光,漂漂亮亮,就当老夫……送他一程吧。”

张懋随手取出一本:“此乃《礼记》。”又取出一部:“此乃大诰。”接着又道:“还有这本,这本,还有这本……这里头,都是章程,所谓凡事,都需得学会用典,什么是典故呢,就是规范,是规矩,就说祭礼吧,你父亲是郡王,应当杀多少牲口,牲口怎么烧制,何时供奉,供奉几日,需多少柱香,你知道吗?”

对于任何黄金洲的讯息,急递铺都不敢等闲视之,立即命人安排了快马,送往京师。

“哎……”弘治皇帝道:“伤心过度,朕能体谅啊,丧父之痛,有几人能熬得住呢?你别看方继藩平时总是笑呵呵的,他可是孝子,朕明白他。”

就这样……击沉了一艘佛朗机船?

“在下,正是王不仕。”王不仕轻描淡写道。

当然,太监是不讲理的。

“是。”

到处都是哀嚎,是绝望。

自舰桥上,方继藩发出了声音。

可惜……方继藩懒得理会他们。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

方继藩正色道:“前方不远处,就是我大明心腹之患。这些人,就在数日之前,袭击了我们的登州,杀戮我们的军民,烧了我们的水寨,而今,堂而皇之,想要离开,现在,我们距离他们,近在咫尺,陛下已下旨,全力追击,尽歼贼舰,我方继藩受命,岂有避战之理?若今日退缩,我大明的海权,便尽落于贼手,今日他们袭登州,明日就敢袭泉州,到时,天下各州,尽在他们炮口之下。而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来的说笑?”

虽然京里所有人对齐国公人人喊打,可这些水兵们,都是自各卫抽调来的精锐,日夜操练。他们在被征调之前,就十分清楚,跟着齐国公,有肉吃。

这位伯爵也是对于海权和舰船有着深厚了解的人。

鼓着风帆,佛朗机战舰几乎已和人间渣滓王不仕号在咫尺的距离了。

不堪一击,这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好吧!

………………

这两处,可都是大明门户,一旦遇袭,天下震动。